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机顶盒之争广电总局的历史性大考简

IT
来源: 作者: 2019-02-23 15:12:14

互联如洪水猛兽般冲击着越来越多的传统业态,有些已经彻底被击垮,有些还在顽强的抵抗,例如广电总局。一纸令下封杀络机顶盒并不能表明广电总局有多么威武,反而暴露了在互联经济冲击下,广电系根深蒂固的顽疾已经彻底成为大病,外部市场不断施压那些伸手就能握住的暖意,内部转型进展缓慢,内忧外患的囧境让广电总局腹背受敌,能否转危为安将是一次历史性的大考。

广电总局封杀络机顶盒究竟是为什么?

广电总局封杀络机顶盒的真实原因究竟是什么?从目前的解释来看,管控具有强大公信力的电视端,提防极端或境外势力借机对国内民众洗脑是最具影响力的理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电视直播的监控符合目前国情,西方列强对中国一直虎视眈眈,并且不断搞小动作,合理的监管确实有必要。不过,除了这个原因,广电在封杀机顶盒时就没有一点私心么?

事实上,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视频站心理也有数,就算允许他们提供OTT直播服务,借他们八个胆也不敢播违禁内容,而且还会老老实实的听从总局对内容播控的安排。广电总局激进的封杀络机顶盒,更多的是对进一步失去电视屏幕控制权的担忧,互联视频已经分流了一大部分用户,若再被视频站杀入电视直播领域,广电在竞争中落败的可能性非常高。

另外,开放OTT直播服务的话,广电的营收必然会遭到大幅度分流,首当其冲的是数字电视服务费将会大打折扣,络机顶盒免费,而且频道多、内容多,数字机顶盒收费,而且频道少,内容又局限,两个盒子放在同一市场较量,不用比,数字机顶盒就输了,广电现在还根本输不起。另一方面,互联视频除了分流用户,还抢走了大量的广告主的广告预算,若给视频站OTT直播服务的权力,广电系的广告营收也会被进一步分食。

不仅如此,这场战役表面上看是广电总局与视频站之间明争暗斗,但实质上是广电与运营商之间的博弈。视频站虽然名义上应该服从广电的管理,但视频站代表着提供互联服务基础的运营商,广电若在与视频站竞争中失利,间接意味着广电被运营商压制,进而产生的影响会是行政地位受挫。

不过,以上只是推测,具体你相信什么,请君自辨。

视频站和盒子厂商不会善罢甘休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在广电总局的淫威之下,视频站纷纷屈服并下架了各自的TV版APP,但并不代表视频站们会乖乖听话,各种诱导用户自发下载使用的手段层出不穷,甚至智能电视都不再叫电视而改称为客厅电脑了。

视频站没做违法的事,总局也没有权利说停谁的互联视听牌照就停谁的,出师得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在符合规矩的条件下,广电总局对视频站的限制只能奏效得了一时,不会无止尽的。

如果在符合有关监管要求的条件下,广电能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更便宜的服务价格,更多的电视频道,更丰富的电视内容,若广电能做到这些,用户根本用不到络机顶盒,OTT直播服务也就缺乏成长空间。

现在是广电不能做的更好,所以用户自发的放弃数字电视而选择了络机顶盒,造成今天的局面是广电自身的问题,半开放式的经营模式,只允许在体制内各地方广电相互竞争,当与互联视频企业放在同一市场中,广电系就玩不转了。

各大视频站看到这难得的机会,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目前只是迫于没收牌照的压力才向广电屈服,

机顶盒之争广电总局的历史性大考简

但屈服的同时各大视频站也不会闲着,一来会通过舆论向广电施压,二来会变换各种方式继续推行OTT直播服务,广电封杀是不能一劳永逸的,除非找些理由彻底没收了有小动作的视频站的互联视听牌照,杀一儆百,不然广电有的忙咯。

半开放式的竞争造成广电系内部分裂 意志不统一难以抵御外部入侵

事实上,广电总局也不是全封闭的,至少在广电体系内,各地方广电之间还有着积极的竞争,广电总局是允许各电视台之间竞争的,因为各电视台之间竞争的再激烈,也都归广电总局管理,营收也都是广电系内自己的钱。若放纵视频站发展OTT机顶盒业务那就不一样了,外来入侵者来分自己的羹谁会愿意。

理想的看,广电对付视频站的竞争也不是没有办法,拒售热播节目版权就会让视频站难以招架。电视直播服务的形式造就了热门节目和电视剧,视频站在一定程度上仍是跟着广电系走,一些热播的节目都还需要向广电系购买版权,若广电系能意志统一,宁愿牺牲部分利益,拒绝向视频站出售热播节目版权,视频站的价值将会大打折扣。

但是,这不太现实,因为体制改革带来的广电市场化发展,已有一些地方广电系的部分业务已成为上市企业,上市企业多少还是得注意利益因素。另外,广电系割裂已久,其中的利益关系盘根错杂,让各地方抱团也是难事。

不过,从上半年湖南卫视已经有意识的开始拒绝出售部分热播内容的络版权转而推广自己的芒果TV站来看,这对广电总局是利好举措,从广电总局应对视频站冲击的角度讲应该鼓励其他地方广电效仿。

另外,广电总局可以尝试做一些更进一步的努力,就是将各地方广电抱团统一在自建视频站之下,广电总局为主站,将芒果TV、蓝天下等各地方频道的视频站归为分站,各分站的运营权归各自负责。简单的说,只是大家都在总局搭的台子上唱戏,唱的好坏看地方广电自己的能力了。这种方式虽然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多少能为各地方广电未来发展络视频服务开个好头。

查了下相关信息,也没找到确切的说法,不知道刚挂牌不久的中国广播电视络有限公司是不是已经在做这个事了,还得请内部人士指点迷津。

广电系刚赢得三融合先机 不能容忍视频站的破坏

中国广播电视络有限公司的挂牌成立意味着广电终于在争论已久的三融合中压制了电信运营商,理论上国具备成为第四大运营商的政策条件,但实际上45亿的注册资本对于耗资恐怖的运营商服务来讲仅是九牛一毛。

国成立,意味着广电可以借助国来完成自身业务及商业模式的转型,但这需要时间,无论是对广电原有的基建改造、技术升级,还是对各地方广电收权,都需要一定时间去做,而且每个问题都是棘手的大问题。

广电现在需要时间,不能容忍刚刚获得三融合的先机就被视频站出来破坏,若此时一不注意被视频站给革命了,已经到手的三融合管理权也不得不易手给运营商。所以,广电借助181文件来限制视频站提供OTT直播服务可能是一招缓兵之计,待总局准备妥当之时,自然会放开这一领域,毕竟无论从市场趋势,还是高层的放权旨意,视频站获得OTT直播服务呼声只会越来越高.。

视频站联姻地方广电 广电总局能否妥协

面对广电总局的封杀,视频站绞尽脑汁各尽其能,乐视选择与与重庆广电联姻,联合向广电总局申请互联电视集成播控服务牌照或互联电视内容服务牌照。对于这种形式,总局应该认真斟酌下,这是视频站向广电俯首称臣的信号,也就是说,视频站与地方广电联姻为的是获得一个名正言顺的播放资质,同时也就意味着完全服从广电总局在内容上的领导地位。

若乐视与重庆广电开先河,将会有更多的视频站效仿此举,广电总局也可借此手段将更多的视频站纳入治下,现在就看,广电是否愿意接受这种形式的投诚。

机顶盒之争 广电总局的历史性大考

对于广电来讲,除了完成国家赋予的职责外,就是自身要长久的发展下去,而此次机顶盒之争暴露了广电的窘境,能否平安度过这次事件是对广电总局的历史性大考。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此次事件在短时间内没有平息的可能,而且只会愈演愈烈,毕竟这是对于各方都是生死攸关的利益之争。

广电总局现在只是抑制住了视频站的第一波冲击,而视频站要发动的反击也不会等的太久了。现在对广电总局来讲,可选的路不多了,要么通过强硬手段彻底扼杀了这个苗头;要么就是快速完成自身的全面转型;要么引导地方广电抱团与视频站竞争;要么同意视频站投诚的联姻请求。而这其中,有些不能,有些不可能,有些做不到,有些还需研究,这次真是广电总局历史性的大考,因为不及格的代价是成为历史,广电承担不起呀。

这次机顶盒之争还没彻底结束,面对视频站的虎视眈眈,广电总局必须适当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软硬皆施所以他能“顺天安命的手段来对待,太硬了不行,太软了也不行,真是难为广电总局了。

空压机远程控制价格
三洋风扇官网价格
10元小礼品报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