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江苏省环保厅长:这个时代的环保厅长压力都不小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8-12-07 21:04:25

江苏省环保厅长:这个时代的环保厅长压力都不小 发布时间:2016-03-04 08:52:0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佚名责任编辑:李春晖 两会人物 陈蒙蒙 昨天下午,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江苏代表团召开成立会议,江苏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请了假。 下午4时30分,全团会议结束时,他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京西宾馆电梯旁等候散会代表。 因为一个中美大气合作项目的会议,他晚来了一点。这个项目由环保部指定江苏与美方合作,今年已经是合作的第三年。 从美方那里,中方知道目前的治霾思路和方法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美方代表还告诉陈蒙蒙,北京的问题,他们洛杉矶也遇到过,不要着急。 这是陈蒙蒙第四年来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作为一个环保厅长,他每年都留意开会期间的空气质量。 在他看来,虽然每年两会期间北京都有雾霾,但能感觉到空气越来越好,蓝天多了。 北京环保局长治霾比我们更有经验 北青报:今天是雾霾天,作为环保厅厅长来开会有什么感受? 陈蒙蒙:两会我是第四年参加,每次两会也是春季容易天气波动的时候,总归不会是一片好天到最后,也会有几天非常好,这也正说明治理过程还是存在现实的环境问题。不过,四年来我感受到,总体上北京还是有改善的,蓝天多了。 去年年底因为在党校学习,我正好赶上了重污染,这是北京几年来没有过的重污染。我有点不能理解,这么大量的减排下还会那么重,后来他们解释是气象原因,这说明治霾的长期性、复杂性还在。 从我作为环保厅厅长来说,自然希望这里是一个好天迎接两会,两会期间也是好天,一直保持下去。现实看来,这样的天告诉我们,还是任重道远,还是要绷紧这根弦。虽然我们掌握了基本的思路和方法,但是治理还是艰苦的过程,还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更要有坚决的行动,加快向前推进。 北青报:看到这天,会为北京的环保局长担心吗? 陈蒙蒙:我不担心,北京的环保局长在治理雾霾上比我们更有经验,南京当时还是向北京学习治霾的。 北青报:在长三角地区当环保厅厅长,会不会比京津冀的环保主官压力小一点? 陈蒙蒙:应该说,这个时代的环保厅长压力都不小,各有各的难处。环保当前是比较突出的问题,做主官要担负责任自然会有压力。至于不同的地区,长三角有长三角的问题,京津冀有京津冀的问题。我想,我们只是地域不同,任务轻重方面,我们有些任务可能比京津冀重,比如水的问题,还有因为工业起步比较早,我们治土的任务也比较重。 北青报:有人说,长三角的污染,是受到京津冀的传输作用。 陈蒙蒙:传输都有。传输是空气流动当中必然存在的,一直都有。我们始终强调,长三角这么大的区域,治理空气还是要立足于自身,外面的影响占一部分,主导还是自身,要把自身的空气治理好。 “十三五”的治霾思路是精细化治理 北青报:对重污染应急,环保部要推统一的预警标准,这有什么好处? 陈蒙蒙:从地方的角度,我们呼吁国家出一个统一的标准。最典型的比如去年重污染,京津冀地区有些地方发红色预警,有些没发,参差不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主权给了地方,你这里的标准到这个级别才能发,他的标准到那个级别才发,这是标准的差异,如果能有统一的标准,采取一致措施才比较好。 老百姓也有攀比,他这个红色预警出台了,他小孩是不需要上学了,我怎么还要。还比如减排,一个企业在天津能生产,在河北就不能生产。所以最好统一到一起,各方也都能比较好地理解这个措施。 北青报:治霾方面,源解析工作开展很早,但公众似乎还没看到它的作用? 陈蒙蒙:源解析还是很有作用的,它对精准治理、搞清方向很有必要。要有源解析,还要有源清单。源解析只是告诉你汽车贡献多少、燃煤贡献多少,这可能对我们弄清大的方向,在某个区域发力有帮助。源清单则是有的放矢,知道各种源的布局、总量如何。 目前,青奥会、阅兵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还是一种相对大范围的管控,哪个贡献大就让哪个减排,让钢铁、烧结、燃煤锅炉这一类企业减量,这就是源解析的结果。如果源清单出来后,我们可以更有针对性地控制点源。 北青报:源清单是只有南京在做,还是全国都在做? 陈蒙蒙:全国很多城市都在做,这个算大气十条的要求。未来的治理,比如“十三五”的治理思路是越来越精细化、越来越有针对性,应急式的、会战式的、普遍砍一刀这样的办法,紧急情况下会用,但更多情况下我们立志于中长期治理。 北青报:为什么要做精细化治理? 陈蒙蒙:治理是有成本的,不能大规模治理,要考虑社会成本、经济成本。所谓精细化治理,就是以最小的成本、最能控制的成本,来达到我们想要的治理成本。精细化治理,是有的放矢的治理。 环境治理对经济的影响不是很大 北青报:最近有观点说雾霾跟偷排有比较大的关系,您怎么看? 陈蒙蒙:现在对企业违法打击力度这么大,应该说绝大部分企业是不敢偷排,少部分有没有?应该有,是存在的。要说偷排、执法不严,个案肯定有,但不能放大到宏观,说这就是污染的成因。 所谓偷排引起雾霾,或者排放总量跟我们测算的不符到颠覆基数的程度,我觉得不可能。小范围的偷排,不至于对全国的雾霾造成影响。我们现在检测到pm2.5的下降、空气质量的改善和总量的减排基本是一致的,是正效应。 北青报:去年治理环境的力度很大,但也出现了一种声音,说治污影响经济,比如临沂治污。 陈蒙蒙:临沂治污,是依据环保法在做。后来媒体也证明了,治污对推动转型升级还是有好处的。在我看来,逃掉环保成本的企业,也不会在市场上有长久的生命力。我们是要环保和经济相辅相成,就是要把握一个节奏,违反环保法的企业,一定不能让它生存。影响到老百姓健康和民生的企业,绝不能因为几个简单的数据就让它生存。我们一直讲,环保倒逼转型,没有环保倒逼,可能就没有转型,倒逼之后,在新的起点上有更好的发展。 北青报:但是在经济下行期,如何度过这样一个阵痛期? 陈蒙蒙:经济总是在波动,现在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所谓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不是说我们就要取消环境治理计划。我们的治理是精细化治理,很少大范围一刀切地处事,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应该有一点,但并不是很大。这个情况下,我们肯定要考虑局部的区域的承受能力,治理计划里的项目还是应该坚定不移地推进,这样能催生一批新的产业,比如环保产业,反过来又支撑经济发展,创造了新的需求。 追责时权责不清 环保部门会受委屈 北青报:过去一年,会觉得环保人腰杆硬气一些了吗? 陈蒙蒙:不仅是过去一年,特别是这几年,党中央这么重视生态文明,对环保工作各方面的理解支持越来越多。你说硬气一点,我们是底气足了,环保的手段越来越多,自信心也越来越强,这是肯定的。 北青报:不过,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前几天说,环境执法还是有经常性的地方政府干预存在。您有遇到吗? 陈蒙蒙:全国范围内来讲可能会有,但江苏这一带,这个情况越来越少。地方敢于明目张胆地干预环保执法,以项目为主来干预环保的前置控制,应该说非常少,至少不敢公开的。 北青报:去年环保领域被问责的不少。有省级环保厅厅长认为,有些不是环保系统的问题,板子却都打在环保官员身上。 陈蒙蒙:很多事情老百姓不理解,都觉得是环保的事情。环保是监测、监管、监督违法行为,前面造成的环保问题,不是环保管出来的,也有可能有管得不到位的情况,但是制造污染是各个条线制造出来的,必须共同治理。 追责时,在各个部门职责不清的情况下,环保部门作为有监管职能的部门,肯定要受一些委屈。现在江苏省委省政府非常明确,地方政府责任、各个部门责任、环保部门责任,都分得很清楚。我们最近出台的党政干部环境保护责任追责细则,进一步明确了各项环保责任的追责办法。 北青报:这能避免以后环保方面的问题都问责环保官员? 陈蒙蒙:过去也没有都问责环保官员。除了环保以外,其他行业的工作也会有类似苦衷。但凡问责,比如安全生产,只要追责,主管部门都会有这样的苦衷。过去,确实环保职责不清的情况比较重,很多事情都是组织交办的我们就去做,没有事先把责任分清,一旦出事就追责,谁去干的?就说不清了。 环保部门不能算清水衙门 北青报:去年有不少环保系统官员落马,但是在不少人印象里,环保部门是个清水衙门,为什么有这么多官员腐败? 陈蒙蒙:环保不能算清水衙门。我到环保行业很多年,我一来就发现,这么多年,法律和各届政府赋予环保越来越多权力。它有执法权、有执法监管权,同时有资金分配权、有项目批准权,其他部门很少把这么多权力集中在一个部门身上,比如发改委可以批准项目,但是很少去企业执法。 另外对一些小的领域,比如危废监管,法律赋予环保部门很细的权力。企业稍微动一动,都要它来批、来认定,因为总要有公共机构来认定。一旦监管不好,腐败很可能发生,我们省的基层环保系统也有这样的案例。这些年,我们行业条线在抓,更得益于国家大的反腐形势,这种情况逐渐好转。 限高架厂家
冬季工作服定做厂家
袋泡茶加工
矿业破碎机
绝缘纸片
混凝土测温线
宝宝过敏性咳嗽怎么办
宝宝睡着了咳嗽是怎么回事
孩子发烧怎么办晚上

相关推荐